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用快播怎么看av_在线av视频 撸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强姦学生妹
 

    强姦学生妹

    时间:2018-09-18 我留意了这位生妹很久了。自从那次轻铁刚巧的碰到她放学,我已经给她清纯的美貌完全吸引着。她的样子真的好靓,五官生得十分标緻,眼大大,鼻高高,只是不够高,得五尺一、二,不过细细粒,容易食。身材算好不错,对波有32吋上下,睇落几弹手,应该几好玩。 以她那样的高质素,正路少少都肯定沟死仔啦!她都无例外,我见到至少有四、五个着住于她一间学校的男孩一路都在她四周转。 她也好似好姣很骚的,一路不断骄嗲他们,电到男孩们晕大浪。 那么骚,好大可能已经不是「处」喎!不过无所谓,她这样的靓女,不是「处」都照上! 于是我静静地跟着她返家。她住在屯门一个私人屋苑,那里保安好像好严密的,座座大堂都有保安员把守,不过那么多人出入,不用两分钟,我已经偷看得那个大门密码。 我等了她足足一个礼拜,终于找到机会,趁她放学回家开门那时, 跟着她入升降机,不过我早她一层已经出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我行后楼梯竟然还快过她,她出升降机时我已经在大厦防烟门外面等着。我一见她开了家门,即刻扑出来一下箍着她的粉颈,再推她进屋。虽然用哥罗芳迷晕她会省些功夫,不过我就更爱清醒中的强姦,迷晕了好像死鱼那般,怎会有兴致呢! 她正不断挣扎,为免她惊动邻居,我唯有发力先箍晕她,然后抱她进入睡房。 其后我先锁上大门,又闩好房门和窗户,再拉好窗帘。跟着在她衣柜中找了两对丝袜出黎,将她双手都绑左床头。我并不想绑着她那对脚,迟些等她踢踢反抗一下才好玩的嘛。 我十分平静,因为我知道有很多时间。我观察了她整个礼拜,知道她父母今早返回乡下,最快明天才返,今天家里只会得她一个独守空房。 我打开学生妹妹书包找到她的学生手册,她的名字个原来叫「冯凯仪」,还有两个月先到十七岁,哈哈,是一个半熟女孩啊。 我坐在她床边等甦醒,顺便近距离欣赏一下冯凯仪的花容月貌。跟着在我的背囊中拿出一部手提摄录机,装好脚架,我要拍下和她大战的珍贵纪录。 当她一擘大眼就见到我正淫笑着,立刻吓到擘大口想叫出来;不过我一刀压在她的俏脸上,「靓女,想变花面猫就叫吧!」我用刀背慢慢由她的脸上拖上拖下,她吓到粒声都不敢叫出,眼泪就开始不停的流。 「不要啊……」她口震震地哀求我:「求下你放过我啦……」 「好!」我对她淫笑:「等我小弟弟满足之后就放妳啰!」 我除下牛仔裤给她看看我那条已经勃起,足足有七、八吋长,像大码电筒般的大肉棒。她一见到当堂满面通红,震惊得立刻大叫。我一巴掌的打过去,打到她金星冒晕。 「叫救命?他妈的! 」 我一边闹,一边按实她,然后强吻她,还把舌头伸入她的嘴和她湿吻。 她猛地反抗,我大怒并和她的肚子上一拳轰下去,打到她眼泪水夺眶而出。之后她痛得不敢再挣扎,乖乖地任我含着她的美舌,并吸啜她又香又甜的津液。 我疯吻了她数分钟才放开:「好吧,现在给你机会,我问一句妳答一句。如果不答,答得慢,或者说谎,我就除去妳一件衫。答完十条题目我立刻放妳,如果全部除去我就强姦妳!」 「好不好?」我大声的问。 她大大对眼望着我,不知如何应对。我立刻说:「哦?不肯答!」就开始解开制服上的衫钮。 她紧张地说:「不要除呀!好啦!好啦!」 我话:「已经太迟啊!」我已经完全解开了制服上的衫钮,左右扒开。 嘿!眼前是一个学生式背心胸围,很保守嘛。不过阵阵浓烈少女肉香就不继的涌上来,挡也挡不住,我几乎忍不住想即刻扯烂它。 「第二题,妳个胸几大?」我右手已经摆定响佢条BRA带那里,準备立刻拉走,殊不知她抢着答道:「32B!」 「32B?有没有夸大呀?」我淫笑着,冯凯仪则俏面通红的不发一言。 「……哦?又不答!」我奸笑,一手又拉断她个BRA。哗!一对车头灯即时应声弹出,细细个又真係几可爱喔。 「无耻!那都算问题?」冯凯仪有些不忿气。 「当然算啦!OK,又问啊!」我双手一面搓揉她的胸部,一面问她:「妳有没有男朋友?」 「无!」答得好快,虽然不知真还是假。 「那么,有没有和其他人接吻?」 一面握着冯凯仪坚挺的小胸部搓揉中,真是几弹手。 「没有!放过我吧!」她给我搓到喘着气,两粒小乳头开始硬肿起来,不过都抢着回答。 「刚才我就夺去左妳的『初吻』?真係好荣幸喎!」 我哈哈大笑。然后失惊无神,突然大力劲抓左她一下,同时间即刻问:「妳那是不是『处』?」 「啊!」她已经被我搓到眼泪都涌出来,答不到我。 「哦,又不答!……今次除那一样好呢?」我奸笑着问。 她即刻哭着答道:「呜呜!你抓得人那么痛怎么回答啊!」 「好!我又给你多一次机会,……快些答啦。」 「对呀!我还是『处』呀!」她好愤恨的怒视着我,咬牙切齿的。 「好!算妳啦。OK,又问喔,今次听清楚吧!」我双手抓实她那条校服裙的裙头,好快的话:「一加一是几多?」 「什么!」她想不到我会这样的一问,立刻愕然,我双手一撕,她的裙即刻报销。 「嘿嘿!不关我事那样浅的妳都不答!」看着她全身制服扒开露出内裤,我碌大鸟也硬多两钱。 「我不玩了!」 冯凯仪终于知道根本如何都会输,遭到陌生男子侵犯的恐惧正开始蔓延 :「你走开呀!不要呀!」双脚不断想踢开我。 「妳这样没有体育精神嘛!玩都一半才反檯……」 我跪在她大腿中间,用力夹实她双脚,她完全踢不到我:「弃权即是认输,还要受双倍的惩罚!」 我在她恐惧的目光下扯烂她的小内裤。那一阵阵芬芳的少女气息,加上那香喷喷的处女体香即刻涌入我的鼻中,令我晕得一阵阵。 「不要啊!救命呀!」 她大声叫着。我一手按着她的嘴,另一只手已经插入她那个处女小穴处。 下体的剧痛令她时不时地发作一声娇吟,眼泪再不断的涌出来。 小处女被男人碰到私处是头一次,哪怕只是轻轻碰一下穴口的两片嫩肉,也会感觉整个阴道都跟着挑拨,让她痛的大叫。但我才不会理她,手指大力插入去,又上下左右的挖;挖下挖下,她的水开始流出来了。 我手指头入了少少已经感到,「哇,好嫩,好紧!」 于是我在她耳仔笑淫淫的说:「果然没有骗我喎!真係『处』喎!」 「好痛呀!不要那么大力!」我一鬆开她的嘴,她即刻大声叫痛。 「不挖多些水出来,迟些动真格时只会痛死妳喔!」 我不停的挖,又猛力捽她的阴核,阴核受到极大刺激,令她疼痛又痒痒;咬着牙无声抽泣,在异物入侵体内的感觉下,可以清楚的看见她抓着床单勉强忍耐的苦闷表情。 后来她给我巧妙的抚摸下搞到身体左石扭着,不停的叫吟喘气,发出了一些淫秽无比的声音,令她羞得无地自容,紧闭了双眼,跟着还全身剧震,淫水就疯涌出来,她HIGH到几乎晕去。 看着冯凯仪得到高潮的模样,差不多了;做足前奏功夫,都算对得住妳啦! 我托起她一对大腿,得意洋洋地校正好炮位对着她的穴口。她才清醒了一会儿,即感觉到个妹妹被异物顶着,于是忍不住想趟起身睇下发生什么事之际…… 「哎……!」那是我的叫,她没有叫,因为已经痛到叫不到出声。 好紧呀!真是估不到她会那么窄!我强姦过七、八个少女,处女都有三、四个。但就没有一个像冯凯仪的那么窄。小弟弟插入了小许,就好似被十几个大只佬抓到实一实,几乎好像会箍断我的小弟弟! 「啊,不要……唔呜,那里……不能进去!」 确实的刺痛从下体传来,阳具已经直接戳进自己娇嫩的蜜穴,冯凯仪成身拉到硬起来,头部用力顶着枕头,同时她再夹紧了双腿,痛到整个人上下的弓起来。 我一咬牙,用力整个人迎前身体全压下去,小弟弟「卜」一声,终于剌穿她的处女膜,扎实地撞进她的体内;她惨叫了一声,她确切感受到了体内充实的感觉,痛到晕了。 果种压迫感真是前所未有的强,虽然小弟弟给她的处女阴道夹得有一点点好痛,但不断抽搐的阴肉包裹住,洞底的花芯还起势般咬着我的龟头,真係爽到想立刻射出来。 不过是靓女的第一次,那么快就射的话,实在太浪费啦。我唯有拼命忍着不抽插,为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好近距离,慢慢欣赏她被我破处那一刻的痛苦样,又上下其手的疯狂搓揉她那对波仔。 她虽然晕去,但样子一样的靓;看了一会,我慢慢把阳具抽回来,我睇着她的处女血连淫水不断涌出来……哗!小弟弟成枝染红呀!正;又食一只猪! 我不再等她回醒,忍不住开始要再插她。我慢慢抽插,因为她的妹妹实在太窄,想快也不行!我一退后阴道的嫩肉即刻合回上,每一下都好像要由头再钻过。每一下挺进,冯凯仪的身体都会不自觉的颤抖一下。 我插了约百多下她才回醒,看着她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地抽泣,又叫痛又不断衰求我细力些:「痛!求求你,拔出去吧!要裂开了!」 我压制着她的反抗,含住那小巧的耳垂抚吸,舌头还时不时的伸出来,在她脖子上舔几了下,并一面愉快的挺动着,愈插愈快、愈插愈大力。 厚实的充实感刺激得冯凯仪用力的一甩头,嘴巴脱离了我的亲吻。「不……不要……求求你…呜呜…」因疼痛双腿紧紧夹实我,希望我不要插入。 可是,这样做并没有用,小弟弟已经深深插进她的阴道蜜穴,她紧夹双腿,反而令我更兴奋,双手一边一个,乳房被一下揉平,一下搓扁,脸埋在里面,只感觉到一阵柔软,贪婪的舌头正在她的小乳上搅动着,不时轻轻的咬她的乳头 。 「……要射喇!」 我像野兽般撕叫,插足她大半个钟头,感觉到个大龟头有些酸软,整枝阴茎传来一阵不可抵御的快感。 「拔出来!……不要射在里面呀!……今天是危险期呀!求求你呀!……」 冯凯仪那时已经被我插到失神,听到我的话不由的一阵心慌,再发力想推开我。 「啊啊啊……不要……只有这个不行!」她流着泪拼命摇头,满脸都是激情的嫣红。 我正在慾仙慾死的重要关头,看着她扯开的制服中露出的身体,又是推拒、又是挣扎,又欲迎还拒的娇啼衰叫,真是火上加油!揽到她实一实,小弟弟更加出尽力般轰下去!紧窄纯洁的阴道被阴茎整根狠狠插进,直没至顶。 我连珠炮发地将热精全射入她子宫深处,畅快的足足射了十几下,并伏在她身上休息,还有两人喘息呻吟的声音。 她也感受到一股暖流进入她的体内,污液攻陷了她的子宫,悲从中来长长的叫了一声,大腿间流满红红白白的精液及处女血,但除了羞愤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爬起身,用她的校裙抹乾净我们大腿上面的还递给她看,等她知道我已经被我夺走了她的处女。 她无奈说「呜呜!……惨呀!会怀孕!……呜呜」 我心想这样的正妹无人开发简直係暴殄天物,现在我搞她只不过是为她未来男友疏通阴道,等他不会太难入而已。 跟着在她柜中带到一部数码相机,帮她再照上十多张沙龙相。 「你还想怎样?」冯凯仪见我为她拍照,先怒视我后又痛哭。 「帮妳影沙龙照,如果妳敢报警的话,我就帮妳放上网啰!你样靓,肯定 HIT 过『布吉』那套片呀!」 我一面讲一面检视刚才那段 DV 拍得如何。 当她睇到个 LCD 画面重播她被我破处的情况,当堂不发一言面色极为难看。我笑骑骑的说:「妳睇,记忆片部份还有两小时,不继续拍都十分浪费……」 冯凯仪竟然敢「大」我:「你都姦完我啦,还不走!如果我屋企人回来,你死定了!」 「靓女!不是,是靓老婆的才对!」我又淫笑看着她:「我知妳爸爸妈妈远行回乡,所以今晚想在这里过夜。顺便上多你几次……如果你今晚乖乖地服侍我,我保证以后不再搞妳!」 那一晚我头头尾尾共操了她七次,什么花款都试全,连颜射、口爆……都试足,最后连她那屁眼都开通;只是无试到乳交!……无办法,先天不足! 到第二朝我脚软软的走那时,她也动也不能再动,大字型的软摊在床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上了女友的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