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用快播怎么看av_在线av视频 撸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帮邻居看老婆
 

    帮邻居看老婆

    时间:2018-07-11 几乎每天都会与住在楼下的夫妇碰面,都在那个时间上班下班,每次搭几句话,日子久了,相互便非常熟悉,男人是个厚道的私营业主,女人是电视台的主持人,非常漂亮。 最近,他们家里多了个年轻的男子,原来是男主人的堂弟,在市内找到了份工作,先暂住他家。 那男子很英俊,能说会道,跟他没碰几次面就跟我称兄道弟。 男主人的脸色最近却有点不好看,偶尔站到他们家门口看看,见是他堂弟总是色迷迷的找他老婆说话,怪不得! 那天中午,楼下的男主人跑到我家,说:气死了! 是吃醋了? 没等他讲下去,我就说,你堂弟也真是,跟嫂子谈话也要注意吗。 他睁着眼睛说:就是!气死了,可又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 我说:你对你老婆放心吗? 他说:当然放心,她是个是非分明的人。可对我那堂弟实在不放心,又不好赶他走。 我说:你不是一直在家吗?他才不敢乱来。 他说:下午,我就要到杭州去了,到那边参加个产品展示会,得好几天。本不想麻烦你的,可我实在放心不下,又不好跟我老婆怎么说,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盯着。 我大笑,说:兄台真是心细。 他说:有什么好笑的?要是有个色狼与你老婆住在一起,你会怎样? 我立刻收起了笑脸,说得也是,如此娇妻和温馨家庭,太值得精心呵护了?我说:好吧,我会盯着你堂弟的!可怎么盯? 他指了指我摆在客厅的那台电脑说:你这电脑不是装了个聊天时用的摄像头吗?把这小东西装到我家客厅的那个大吊灯里,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我吃了一惊,说:兄台可真有创意啊!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神情严肃的说: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就这个糟透了的办法能让我放心得下! 好吧,我说,一定全力而为! 下午,我没去上班,给我那好邻居精心安装了摄像头,为了能让视频线接到我家,还打穿了墙顶。 真是工程浩大!幸亏这几天我老婆因为怀孕回乡下的娘家疗养去了,否则,不被骂死才怪。 为能防患于未然,还买了个老人用的助听器做监听,放在吊灯里。 三点半,他公司里的车过来接他,我那邻家大哥把他家门的钥匙交给了我,说:多谢你了,真担心我那堂弟兽性大发!不过,如果太平无事的话,千万别让我老婆知道我们装了摄像头,她一定会以为我不信任她。 然后,坐上了他轿车离去。 夏日炎炎,连日来工作很忙,累死了,回到家中我便甜甜的睡着了。 醒来已是晚上七点,赶紧打开电脑。监视的画面很清晰,可能因为助听器的功率调得太大了,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女主人正在准备晚餐,男主人的堂弟直直的盯着她,一会儿,走到厨房里靠女主人很近,假装看她做菜,说:嫂嫂,你的厨艺真好,宾馆里的大厨未必有你三分之一手艺。 女主人不屑的说:别拍马屁了。 女主人穿着华丽的西式套裙,领子比较低,裙子比较窄短,洗菜时俯身,那小子眼神直望领子里看,确实能一览风光,我在摄像头里也看到了女主人的大半个雪白的乳房,女主人做菜,那小子假装帮他在地上清理垃圾,眼睛直望女主人的裙内钻! 他似乎越看越饑渴,我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忽然,他竟然大胆地把手伸到女主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女主人严肃的转过头看着他,说:请自重! 他嘻皮笑脸的说:嫂嫂太迷人了,小弟有些情不自禁。 我在电脑前一阵寒战,天哪!真正的色狼!(说实话,那小子长得真是很英俊,高高的个儿,自信的眼神,怎料品格如此下流!可想,有多少纯洁美丽少女已被这小淫虫玷污。)我深感使命的艰巨,为了好人一生平安,今晚可不能瞌睡了! 我急急的泡了碗方便面,坐在电脑前继续监视。 现在,他俩正在吃饭,这小子海阔天空的开始吹牛,说得尽是那些淫蕩可笑的事,女主人开始时绷着脸,后来,也被这能说会道的小子逗笑了。(其实,我也笑了,这小子确实很有口才) 他说说笑笑,晚饭吃了一个小时,然后,主动为女主人洗碗,女主人好像忘了刚才自己屁股被摸的事,(听笑话听糊涂了?)开始笑着与他谈话。 不一会儿,女主人说:厨房就交给你了,我先洗个澡。 好!那小子很兴奋地说道,我洗碗,你洗澡。(浴室的门,是毛玻璃做的。) 女主人拿着更换用的睡衣进浴室后,那小子故意放大水龙头,然后把客厅和厨房里的灯关了,于是浴室变得很明亮,我也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女主人的身体,她正慢慢的脱去衣服,渐渐露出动人的身材,不亏是电视台的主持人,身材美得足以打满分! 清瘦骨感的背脊,标致微翘的乳房,小巧的屁股,轻盈修长的腿…(我此时也非常兴奋)。 突然,那小子走到厨房,拿了一杯子水出来,轻轻倒在浴室门的毛玻璃上! 天哪,像变魔术似的,有水流过的地方,毛玻璃变得像普通玻璃一样清澈,女主人美丽的裸体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应该是浴室内的光线太强了,而门外是一片漆黑,女主人并没有发觉,正陶醉的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美丽的身姿。 毫无疑问,那小子一定是在淫兽学院学过四年本科! 偷窥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间跑到外面打开了厨房和客厅的灯,然后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张信用卡,轻轻从浴室门的缝隙中插了进去,此时,女主人正躺在浴池内,门被弄开了。 这小子忙收起信用卡,说:你洗完了吗?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沖了进去。 见鬼!我忙拿起楼下的钥匙准备沖下去,可刚跑到自家门口,就听音箱里女主人并非惊恐的声音:这门怎么搞得? 她只是有些紧张,一条欲巾和白色的泡沫遮掩着了她的身体,小淫虫故作吃惊的说:门开了,我还以为你洗完了呢? 女主人说:你还不快出去?羞死了! 那小子故意弯着腰说:我要拉肚子,受不了了!然后,拖下裤子坐到女主人对面的马桶上。女主人,愣愣的看着他,被这意想不到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那小子故意装子肚子很痛的样子,说:痛死了,不拉不行了。 女主人紧张的用浴巾盖着上身,双腿夹得紧紧的,由于浴池比她的身高短许多,所以,两只性感的膝盖加上一部分玉腿露出水面,出水芙蓉。(现在沖下去当然不是时机) 我又回到电脑前,一级战备。 女主人害羞的说:你快一些好吗。身体在水里一动也不敢动。 那小子装着痛楚的样子说:你以为我不想吗? 然而,眼睛直直的看着女主人的身体,说:嫂嫂,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女主人低着头,不说话,由于身体不动,浴池里的白色泡沫很快的消失了,水变得透明,女主人背对着摄像头,那小淫虫在对面,他的眼神越来越邪恶,牢牢的盯着女主人的下身,女主人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下身已清晰被展现在了那小子面前,赶紧放下膝盖,可由于浴池短,上半身浮出水面,情急之下,竟然掉了浴巾…女主人满面飞红。 大声说:你给我出去! 那小子厚着脸皮说:我不是故意的。嫂嫂太美了。 女主人不知怎么才好,眼睛里湿湿的。 那小子说:好了,我先拉那么多好了,说不定能忍一会儿。 女主人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请你快出去吧。 小淫虫拿出几张卫生纸,从马桶上站起来???(站起来擦屁股?) 见鬼!苍天瞎了眼!那小子爆涨的阴茎几乎有20厘米长! 女主人看傻了,禁不住发出啊!一声,说:好大! 那小子煽情的朝女主人眨了眨眼睛,说:我堂兄的那个太小了,我从小就取笑他。 女主人忙低下头,那小子一边擦着屁股一边说:嫂嫂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呀。 女主人愤怒的喊道:给我滚!那小子忙拉起裤子走到门外。 女主人跳出浴池,狠狠地关上了门。 我松了一口气,能娶到这样美丽又忠贞的女人做老婆可真是走运,普通女人的话(或者说是像HAPPYSKY的许多网友们描写的那些女人们的话),早被这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老二长得像竹桿的男人上了。 她老公也不错,年轻有为(比我大两岁,却开办了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可为人老实厚道,不会沾花染草,这样的男人,应该算是现代男人中的极品了。 这更增强了我保护这个家庭的使命感。 过了一会儿,女主人穿着睡衣走出了浴室,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淫虫。 那小子站起身,很诚恳的样子,说:对不起,嫂嫂,我不是有意的。 女主人理都不理他,走进自己的卧室,小淫虫忙跟过去,啪一下,跑在女主人面前,泪流满面,女主人惊呆了。(我也是,这小子可真做得出来。) 他说:嫂嫂,你把我想得太坏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毕竟是亲戚,女主人忙扶起他说:你别这样,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存心的,只是太尴尬了。 小淫虫破涕为笑,说:你要是不原谅我,今晚我一定上吊,带着处男之身见阎王!。 女主人冷笑着说:处男? 他说:是的!我要把贞操留给自己最爱的女人。 女主人看他那做作的神情,忍不住笑起来,小淫虫故作深情的看着她,(我操!他真是帅呆了!)女主人不小心与他目光对视,忙低下头去,脸上飞红。 小淫虫还是深情的望着她,女主人在身旁的沙发上坐下,说:你怎么了?我身上有很大的跳蚤吗? 小淫虫也坐到她身旁,说:嫂嫂,如果我是我堂兄就好了。 女主人望了她一眼,没出声。 小淫虫靠近她,说:到这里的公司上班后,发现有很多漂亮女孩子。 女主人说:那你走运了,可以娶一个条件不错的老婆。 小淫虫说:她们都对我很有意思的,可我不理她们。 女主人望着他,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有嫂嫂。 女主人站起身来,说:你别胡思乱想,女孩子比我漂亮的多了。 小淫虫笑了笑,说:我们先喝杯饮料,然后有问题想请教你。 女主人走进她的卧室,关上了门。 小淫虫在外面叫道:嫂嫂,真的有事。 房内的女主人大声说:我换件衣服。 小淫虫从冰霜里取出两灌醒目,冰箱背对着摄像头,看不清他的动作,但发现他好像从口袋里取出什么东西,然后,就有一张白色的纸被扔到了垃圾桶里。(只怪我不是侦探,当时没有察觉,仔细回想起来,他一定是在其中一灌饮料中放了催情的药粉) 女主人穿着严谨的从房内走出来,显然,她进浴室前本想只是穿睡衣的,现在,对那小淫虫加以了防范。 小淫虫把手中的饮料递给她,说:天气老热的。 女主人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说:好吧,谈谈你的话题吧。 小淫虫说:我已经23了,想找个像嫂子一样好的女人做老婆,你看我有这条件吗? 女主人显得有些尴尬,喝了口饮料说道:我…这种类型的女人并非是最好的。 他说:可我就是喜欢像嫂嫂这样的女人,我第一眼看到嫂嫂…(这小子可真狡诈!)空气很寂静,小淫虫深情的望着女主人说:就…就爱上嫂嫂了。 女主人严肃的说:别乱讲话! 小淫虫装作很失望、很苦恼的样子,说:苍天对我真不公平,守身期盼23载,不想梦中人已成兄长家眷。 女主人大口的喝了些饮料,说:你很帅,又是本科生,找个理想的女孩子很简单。可你这样对待自己堂兄的妻子,不觉得很无耻吗? 看着女主人不停的喝着汽水,那小子眼神里充满邪念。(真不想看到他那张帅气的脸,造物弄人。) 他站起来坐到女主人身旁,轻声说:如果你还没有结婚,你会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吗? 女主人冷笑道:如果没有你堂兄这样的男人同时出现在我眼前话,我有可能会选择你吧。 (我暗笑,此言真是绝妙!) 小淫虫毫不知耻,说:不想尝试一次更美好的爱情吗?21世纪了,外国人早在七、八十年代就对这种事很开放了。 女主人站起身,坐到他对面,嘲讽道:你这种人我会喜欢吗?凭什么那样自信? 小淫虫眼光邪恶地说:就凭我下身那条蟒蛇。 也许是催情药开始起作用了,女主人感到很燥热,干脆喝光了汽水,可情况变得更严重,她感到昏昏沉沉的,躺在了沙发上。(我也有些觉得奇怪,是瞌睡了吗?不会那么早吧?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当时,我就是没有想到是这畜生放了催情药。) 女主人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小淫虫邪恶的对她说:怎么了?嫂嫂,太累了吗? 女主人点了点头,轻声说:可能是吧,忽然间觉得全身酥酥的。 小淫虫扶起女主人,说: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女主人几乎是被他抱进了房间。(摄像机里一片空白,这个房间可看不到) 怎么办?我沖到楼下,邻居卧室的窗户后面有围墙,左边有厨房突起,右边是一幢正在施工的楼,窗帘没有拉得很紧,留着一段缝隙,透过这个缝隙,可以免强看到两个人的身影(在这里偷窥的话,很难被别人看到)。 里边,小淫虫坐在女主人的床沿,女主人像是混身发痒的样子,用手在身上到处抓挠,小淫虫的手伸到女主人的胸口,女主人竭力推开他的手,抓了条毯子盖在身上,小淫虫隔着毯子揉捏女主人的乳房,(此时,在窗外的我紧紧的握着他家门的钥匙,箭在弦上,只要听得女主人一呼救,立马沖进去把那小子揍个半死!) 可很奇怪,女主人只是用力推开他的手,转过身卧在床上,那小子大胆的把手伸到女主人胯下,隔着薄薄的毯子挖弄女主人的下身。 像触电了一样,女主人竟然发出动人的呻吟声,上身兴奋得仰起,身体呈弓形。(我看不懂了,更想不通,怎么会这样? 她应该大声骂这小淫虫,并竭力反抗,可怎么会这样?) 女主人半推半就,没有竭力的阻拦小淫虫的下流动作,只是嘴里不停的嗔嗔说道:不要,不要,不要…。 但不一会儿,这话语被嗯、嗯、啊…这种声音完全替代。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按理,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不可能是被那样轻易侵犯的女人呀!(我就是没想到是那小子放了春药的后果!罪过!) 我只能静静的站在窗外看着,心里乱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事情的发展完全在意料之外,我完全没有想过应付这种事件的方法。 此时,女主人已经被这小子翻过身来,闭着眼睛,任凭小淫虫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下身,可双手依然紧紧的抓着毯子,不让小淫虫把它从身上拿走(其实,这是一个忠贞的女性在被药物弄得丧失意志的情况下殊死的顽抗)她的急促的呼吸和越来越动情的呻吟声让站在窗外的我感到好失望。 小淫虫俯下身吻她,并发出舌头伸入她口中的滋滋声,女主人用手推他的头,小淫虫趋机夺走了盖在女主人身人的毯子。他的一只手从女主人的上衣下方伸了进去,揉捏着女主人的乳房,女主人无力的用手推他,可不一会儿,这个姿势变成了紧紧的抓住小淫虫的手,陶醉的接受着他的抚弄,一惯严肃的脸上显出陶醉的神情。 小淫虫开始慢慢剥下她的衣服,当他把手伸到女主人的三角裤那边,女主人紧紧的夹着双腿转过身去,(那是忠贞的女性最后的反抗)小淫虫粗暴的撕裂了她白色的三色裤。(如果不知道他放了催情药,能说这是强奸吗?) 女主人在被撕下短裤的这一刻完全放弃了抵抗,分开双腿,躺在床上,兴奋的呻吟起来,她的头发乱了。 小淫虫迅速的脱光了衣服,20厘米的长长阴茎直直的挺立着,他抓起女主人的双脚把她的臀部拉到床沿,然后抬起阴茎,对准女主人闪着晶晶玉液的小穴插了进去。 女主人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啊…翻了白眼,全身猛烈的扭动起来。 小淫虫停着不动,嘻嘻笑着看着她,女主人不停的扭动着下身,修长的玉腿微微抽搐着。(我仔细一看他俩的交合处,老天!他那长长的阴茎还有一半在外面。) 他抱起女主人纤细的腰,让阴茎轻轻地抽插女主人湿露露的下身,并不是时的变换着插入的角度,女主人开始忘情的呻吟,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小淫虫的手臂不放,身体像波澜一般,不由自主的上下左右扭动。 女主人动人的呻吟也让我本能的受着刺激,轻轻用手指拔开窗帘的一角,两人的身体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 女主人狭小的髋部,粉红色的阴道口的壁肉被粗壮的阴茎从洞口里带出又挤入,她薄薄的阴唇紧紧的吸附着男人粗长的阴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车展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