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用快播怎么看av_在线av视频 撸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时间:2018-07-09 小慕容的外衣已被海浪沖走,里面穿着的短衫也给文渊弄破,这时候穿好了裤子,上半身却仍是赤裸裸的。文渊将自己袍子交给小慕容, 道:「先穿着回去,再另外换件衣裳。」小慕容红着脸蛋穿上衣服,朝文渊笑道:「你弄破我的衣服,赔不赔我?」文渊一笑,正待说话,只 听那船上又传来一阵尖锐声响,比刚才所发更为凄厉。   怪声发出片刻,又有一股哨音自远处海岸传至,远比船上所发之音高亢,也更为刺耳,声调之怪,令人闻之寒毛直竖。这声音一入文渊之 耳,顿时一惊:「这声音我听过的。是了,是那晚云霄派东宗联络云非常时所发的,那么来人是敌非友。」他一想到云非常、程太昊一伙人, 跟着想到了夺香宴,心中随即想到紫缘,极欲上前一探究竟,当下道:「小茵,你先回客栈,我去瞧一瞧。」   小慕容微一沉吟,道:「是程太昊那一群人么?」文渊道:「听来似乎是,我去看看他们在捣什么鬼。」小慕容道:「我同你去。」文渊摇摇头,道:「我一个人就成了,你跟着来,反而不妥。」小慕容脸上一红,心想自己衣衫不整,又接连被文渊弄得两次晕去,实在全身乏力 ,对方又都是奸邪之徒,自己前去,难保不会吃亏,当下点点头,道:「快回来喔。」文渊微笑道:「好。」   那船停泊处离得甚远,和两人所在的沙滩之间隔了些乱石,乃是一处巖岸。   文渊一提真气,几个起落,藉着层巖叠石掩蔽,悄无声息地奔近过去。   只见那海船高有两层,张着三张白色大帆,上面各绣着一只黑色巨鹏,气派宏伟。文渊心念一动,暗想:「莫非这便是」万里飞鹏「程太 昊的座船?」   他藏身岩石堆后,慢慢接近海船,只见数人站在岸边,其中两人有些面熟。   文渊凝神细看,立时想起:「是」西天孔雀「卓善、」摩天迅羽「狄九苍,这伙人果然是云霄派东宗的。」   只听海风隐隐送来诸人的对谈,一个阴气森森的声音道:「劳动穆尊使亲来,敝派至感荣幸,船上已设下酒宴,便请穆尊使移驾,略事休 息如何?」说话之人是个头髮散乱的中年男子,瞇着一双眼睛,似乎用眼过度而损了双眼一般,颈中挂着一串项炼,串着九个小小的骷髅人头 ,漆得黑沉沉地,形象极是诡异。   文渊出发之前,曾听秦盼影、苗琼音、柳氏姐妹述说云霄东宗的人物,见了这九头骷髅项炼,心中一凛:「若秦姑娘说得不错,这人当是 云霄派东宗的第二高手,叫做」九头鸟「司空霸的。那是仅次于程太昊的高手啊,那么这姓穆的身份必定不凡。」   但听一个高大老者说道:「多谢司空兄盛情。这位姑娘非比寻常,请司空兄告知贵派弟子,切勿前去惊扰她。」司空霸阴阳怪气地笑道: 「哈哈,哈哈,这是当然!」   那「摩天迅羽」狄九苍道:「这女子当真美到了极点?我倒想见识见识。穆尊使,难道连给我们看上一眼也不成?」那姓穆老者说道:「 一眼也不成。未到夺香宴之期,老夫必须护着这位紫缘姑娘毫髮无伤,若有什么闪失,老夫可担待不起!」   「紫缘!」这两个字震入文渊耳中,顿时又惊又喜,心中无数念头接连而至:「难道紫缘在这艘船上?她不是被四非人所擒么?这……这 老者姓穆,那并不是四非人之一。这司空霸称他」尊使「,难不成是皇陵派的一名守陵使?紫缘……难道他们正要带紫缘上红石岛?」   一时之间,文渊脑中乱成一团,心跳犹如打鼓,岸上数人说些什么,更没再听进耳去。他略一定神,心道:「现在他们都在岸上,不如趁 机上船一窥究竟。」   他听到说要请那姓穆的上船,生怕对方停泊不久便要出海,不及回客栈找慕容修等前来,便决定自己上船去寻紫缘。   他使开轻功,远远绕开,避开众人目光,从海岸上一处乱石嶙峋之处潜身下海,凝住一口真气,慢慢游到了海船另一侧,探出头来,一手 按住船身,借力运劲一撑,身如飞箭般窜出海面,带起一片碎浪,轻轻巧巧地跃上了海船。一名水手正在甲板上,见文渊突然出现,大吃一惊 ,正要呼叫,已被文渊随手点中了穴道,一声不吭地软倒甲板。   文渊不知船上是否尚有高手,丝毫不敢大意,放轻步伐,到了上舱门外,偷偷窥视,只见十多名锦衣少女正在舱中设宴。他游目观望,不 见紫缘蹤影,正欲往下舱寻探,忽听一阵脚步声,云霄东宗诸人和那穆姓老者已从另一边上了船来。   文渊心道:「那狄九苍和卓善武功甚是了得,其他人的功夫还不明就里,可不能轻举妄动。」当下沉气凝息,静静听着众人走进了上舱, 分别就座,客套了一番。接着丝竹悠扬,锦衣少女各奏缓乐,却不见狄九苍在舱中。   文渊听舱内奏起乐来,便放轻脚步,悄悄走开,欲往底舱一探。忽听一声呼喝,船身跟着微微一动,已然收了铁锚。文渊藏在暗处,随意朝船头望去,只见狄九苍手中提着铁锚锁链,显是以一人之力,将数十斤的铁锚给拔了上来。文渊心下暗道:「这人臂力当真不小,内劲可也 十分雄厚。这等刚猛功夫,与呼延姑娘她们的灵动武功各有千秋。可是西宗除了呼延姑娘、秦姑娘之外,并无其他一流好手,当真动起手来, 只怕难敌这些东宗的好手。」   他一瞥之下,正待转身离开,忽听狄九苍喝道:「什么人?」人随声至,呼喝方出,一条手臂五指如钩,已朝文渊背心抓来,迅猛绝伦。 文渊大惊,没想到对方竟然察觉了自己所在,当下心思快如闪电地一动:「得立刻摆脱此人!」虽感劲风逼来,却不回身,就地一滚,避了开 去。   狄九苍号称「摩天迅羽」,不仅是来自他一套「摩天鹰爪功」的出神入化,同时也是因他目光锐利如鹰,眼力之佳,武林极其罕有。换做 旁人,绝难发现藏匿暗处的文渊,他却在文渊窥向船头时便即警觉,旋即出手狙击。   他一见来者乃是文渊,呆了一呆,随即喝道:「好小子,原来是你!」双爪一招「苍鹰掠野」,十指朝滚在甲板上的文渊直插下去。   文渊让开一招,已趁隙凝聚内劲,见狄九苍这一招来势极猛,正中下怀,单掌一撑,身如轻烟般飘然腾起,从他双臂之间窜上空中,登上舱顶,随即顺势跳到了船舱的另一边去。狄九苍喝道:「小鬼,别想逃!」身形一纵,跟着飞跃上了舱顶,居高临下,一望之下,却不见文渊 身影,只有三个晕去的水手。   这时舱中众人都已闻声而出。那司空霸道:「狄师弟,怎么了?」狄九苍朝他说道:「有人偷偷摸上船来,便是那天帮呼延凤那群婆娘逃 走的小子,叫什么文渊的。」他本来不知文渊姓名,那还是他人探查得来的。   那番僧「西天孔雀」卓善说道:「他到了哪里去?」狄九苍道:「定然还在船上,我们得仔细搜上一搜。」说着跳到甲板上。才一落地, 忽听船舱另一头「扑通」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落下海去。   卓善喝道:「小子休逃!」他的轻功造诣不及狄九苍,无暇纵跃过顶,直接发力猛冲,从这头的舱门冲入,在另一头奔出,甲板上不见文 渊蹤影,海面泡沫未消,显然文渊已潜入海中逃遁。   狄九苍立即赶了过来,见了这情形,破口骂道:「臭小子,溜得真快!」卓善一言不发,将众水手救醒。   司空霸走了过来,笑道:「啊哈哈,随他溜罢!溜了也好,咱们便不必费心捉他,是不是?反正他若要来夺香宴,总能抓到他。」转头向一名东宗弟子道:「去底舱看看,瞧瞧那位紫缘姑娘是否安好?侧边的小船也去看看,别让那小子做了手脚,让她也乘小船溜了。臭小子溜了 不要紧,美人儿要是跑了,那就糟糕之极!」那弟子躬身答应,退了下去。   司空霸哈哈一笑,道:「开船,开船!别让那小子扫了咱们的兴头。穆尊使,我们再回舱里喝酒,小弟还要敬你三杯啊,哈哈,哈哈!」   狄九苍甚为恼怒,骂道:「从来没人能从我眼下逃过,要不是这小子躲入了水里,非把他撕成两半不可。」骂了几句,也只得随众人回入 舱中。   众水手掌舵扯帆,海船缓缓驶离岸边。   然而,文渊却没有当真跳下海去。他将甲板上一个大木桶震了个破洞,随手塞入重物,掷下海去。海水灌入桶中,木桶便不浮起,直往下 沉,他自己却藏身在甲板上一个大木箱中。这一招却是随机应变,学了长陵地宫中小慕容藏起紫缘避敌的方法。   耳听众人离去,文渊掀开木箱而出,心中戒备之余,却更是喜悦,心道:「紫缘在底舱,她果然在这里!」轻轻呼吸几下,尽力收敛狂喜 之情,调匀内息,暗想:「听司空霸这么说,船上还有一艘小舟。好在他们以为我不在船上了,那么船虽出海,我仍可伺机跟紫缘乘小船逃离 .」   他生怕再被发现,不再探视上舱,逕自往底舱而去。他小心接近,见有两人静立不动,守着舱门,心道:「不知这两人武功如何。」   这时一个大浪掀起,船身微微一震,文渊心思极快,伸手偷偷把旁边靠墙摆着的几根竹竿拨倒,似乎是被大浪震倒一般,啪啦啪啦散在甲 板上。那两人惊闻声响,侧身摆开架子,见只是竹竿落地,皱皱眉头,又站立不动。   这么一来,文渊已瞧出两人专练外功,内功稀鬆平常,便不放在心上,倏地窜将出来,双掌去势奇幻,随手两掌便将二人拍倒。正待开门 潜入,忽然警觉:「这两人何以听到些微声响,便如此如临大敌的拉开架势?瞧他们这模样,似乎早担心有人会潜入这里来。」当下并不急着 开门,暗想:「那司空霸说话甚是轻鬆自在,难道他知道我还在船上,却故意说紫缘在这儿,好来个请君入瓮?」   正在他思虑之际,只听得微音铮然,舱中逸出几声琵琶弦声,极轻极微,有若绵绵细雨洒于荷溏,泛出一圈一圈的涟漪,在碧绿的荷叶上 点缀出粒粒珍珠。   一听这琵琶声,文渊呆了一呆,一股欣喜若狂的冲动涌上心头:「紫缘,这是紫缘才弹得出的琵琶声,她当真在里面!」一时之间,他更不惧怕有何埋伏,就算知道对方有千千万万的阴谋诡计,也不能阻止他打开这扇门,手一推,舱门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