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用快播怎么看av_在线av视频 撸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一片冰心
 

    风月大陆 第二章 一片冰心

    时间:2018-06-11 单薄的黑绸胸围徐徐地滑下,凝脂般的酥胸渐渐暴露。   吉里曼斯的手轻轻抚摸着晶莹温润的粉肩,那种白皙嫩滑的感觉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为了这一天,吉里曼斯他已经等了很久,所以,他决定要好好的享受眼前的美女。   隔着薄薄的胸围子,吉里曼斯的手抚上了坚挺高耸的双峰。肌肤的香泽和惊人的弹力立时传入他的心底。   「太好啦!」吉里曼斯喃喃的在玉珠的耳边低语着:「像你这样的美女,叶天龙居然肯让你离开他的身边,他还真是没有眼力啊!现在就让我好好地疼你吧!」   既窈窕又丰满的娇躯被上下的摸索着,玉珠的美眸中闪过複杂多变的神情,雪白柔嫩的肌肤上更是出现了不规则的颤动。   「做我的女人吧!」吉里曼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前的玉体横呈,令人心动神摇的上身已经将他的所有注意力吸住了。   「我的小乖乖,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火热的呼吸喷在肌肤腻滑秀气无比的脖子上,而吉里曼斯的话更是在玉珠的耳边不住的响起,渐渐深入她的内心深处。   「你是我的小乖乖……我的小乖乖……」   似乎是内心深处的什么地方被触及到了,玉珠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记忆的碎片,虽然零乱缤纷,又只是一些片断,却足以让她的心神变得清晰起来。   「我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玉珠的心中光芒一现,曾经有过甜蜜的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海,将她心中某个被黑暗压抑的东西点燃,这道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是我的爱人!」   玉珠的美眸一下子亮起来,她的心中闪过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像,但这个影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朗。   「公子……公子!!」   玉珠的话声先是低低的,然后猛的喊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意识中被压抑的是什么了,那个被黑暗之幕遮蔽的男人露出了他的笑容,这笑容是多么的温暖。   「真得受不了了!!」   吉里曼斯已经不满足于抚摸和摸索,要慢慢享受的想法立时被抛到脑后。他的手抓住了玉珠的腰带,再拉下去就是春光尽现了。   玉珠的一声尖叫,让吉里曼斯的手停了一下,听出玉珠的叫声是什么后,他不禁狞笑一声,得意洋洋地说道:「哈哈!现在你的公子是不可能来救你的!你就尽量叫吧!你也许不知道,女人的呼号在男人的眼中看来,那是无价之宝,快意极了呀!」   这种口舌的玩弄让吉里曼斯的心中升起更加强烈的慾望,知道玉珠的心神已经被「暗月之面具」上的神力所控制,不可能做出更多的反抗,他更是兴奋莫名。   但吉里曼斯浑然没有发觉到此时玉珠的眼中正闪过一道可怕的黑色电芒,那是来自无间黑暗的火焰,被触动天神契约的禁忌,使得控制玉珠心灵的月之神殿千年秘传「暗月之面具」上的灵符神力出现了裂痕。   慾望的火焰已经沸腾到顶点的吉里曼斯再度动手的时候,可怕的灾难突然降临了。   「滚开!你这头猪!!」   娇叱声在耳边有如惊雷般响起,接着而来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将他整个人打下床去。   得意忘形的吉里曼斯根本没有料到紧要的关头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睑上的剧痛更是让他感到有些晕头转向。糊里糊涂地站起身来,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玉珠的脚尖已经光临到他的胸口。   小巧玲珑的天足握在手中的感觉足十分的美好,但如果挨上一下,却是足以让人疼到骨头里的,而且玉珠又是盛怒之中出手,这一下非但把吉里曼斯沸腾的慾望之火全部熄灭,更为不幸的是,这道庞大的劲气一直冲击到他的下身。   一声惨叫之后,又是「砰!」的一声沉闷撞击声。   吉里曼斯那庞大的身躯从地上一直滑行到墙壁的一角,重重地撞在墙上,连墙壁也摇晃起来。顿时眼前满天星斗,如果换成是普通高手的话,可能这两下就已经要去了大半条性命。   不过就算吉里曼斯的武技再高明,他所修练的护身真气能够在受到打击的一瞬间马上发挥出作用,但玉珠的出手所蕴含的力量之浑厚,还是他难以抵抗的。最明显的是,他的嘴角和鼻子都渗出了血丝,可见内腑受到损伤。而此刻他的一双手却是紧紧护在自己的胯下,扭曲的脸部神情说明了他的极度痛苦。   「我是公子的人,你这头肥猪居然敢动这种念头!!」   玉珠火速穿好身上的衣服,从床上一跃而下,到了嘴角流血,坐在地上呻吟的吉里曼斯跟前。   「你该死!我要把你的一双髒手砍掉!!」   她的眼中闪动着令吉里曼斯心寒胆落的杀气。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心神已受控制的玉珠会突然间清醒过来,但这时候不是寻求这个答案的时机,保住自己的生命才是第一重要的。   果然不出吉里曼斯所料,玉珠的攻击有如暴风骤雨一般,根本让他无法开口求援或者分说,这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华柔说玉珠的功夫厉害到底是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反抗是毫无希望的,手动打击临手,脚动打击临脚,似乎他所练的神殿秘传技击术,完全忘了,根本派不上用场,气散功消,神意不合完全走样。   吉里曼斯想像自己就是那铁砧,正受到铁匠的大锤猛敲,他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飞,景物完全走了样,疼痛像浪潮般君临。   「哎……噢噢……」   他只有本能地叫喊,狂风暴雨似的打击快令他的神志崩溃了。一个肥胖的身躯仆倒爬起,爬起仆倒,记记潜力十足的拳掌落在皮肉上,发出爆炸的声响,那是他体内的护身潜能被打散的声音。   「住手!」华柔的声音终于在门口处响起,听到吉里曼斯的耳朵里面,简直就是九天的仙乐。   被华柔抓来带路的两个侍女这时急忙跑过来,想从玉珠的手下救出自己可怜的主人。但她们根本就不是盛怒中的玉珠的对手,还没有近身,就被玉珠的双手一分张,当下两个身躯飞到五尺开外。   看到这样的情况,心中大骇的华柔连忙出声引导玉珠的注意力,发动「暗月之面具」上的神秘灵力,干扰玉珠的心神,然后再上前出手架住她对吉里曼斯的狂野攻击。   两个女人这一交手,真可说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快攻,每一招皆半途诡变,根本无法看清招式,只看到人影急剧的闪烁,手脚已难分辨形影,完全是一场神意的搏击,攻招化招已经不重要了。   整个豪华的房间遭了殃,被四散的劲气冲击得面目全非,豪华的家俱全数变成一堆碎片。华柔渐打渐退,慢慢将玉珠引出了房间。   哼哼唧唧,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吉里曼斯望着变成一塌糊涂的房间,感到浑身的肌骨更疼痛了。低头一看,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胯下已经一片血红,顿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从已经不成样子的房间里面传出来。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我的……我……不行了……啊……」   因为这是左宰府中的内室,没有吉里曼斯的命令,根本没有人敢靠近的,所以里面虽然是闹翻了天,府里的人也不知道。自然,吉里曼斯的凄惨叫声也没有了听众。   欲哭无泪的吉里曼斯刚想捶胸顿足,哪知一动,全身肌肉就像是散掉了一般,仔细检查下,骇然发现自己已经是内伤严重,十成的功力已经去掉了八成。   急忙就地运了好一阵功,吉里曼斯才算是恢复了些许的元气,他正要垂头丧气地离开此地之际,只见人影一闪,华柔再度出现在门口,她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   「你还真有实力啊!居然经受得起她如此的打击。」华柔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嘲讽:「不过,以后你不要再动这样的脑筋了,不然的话,我也不能控制她了。」   吉里曼斯自知理亏,也只有忍气吞声,他故意不住大声的呻吟,免得被华柔看出他暗中练习了神殿中的绝秘武技。   华柔仰头微微嗅了一下,她脸上的神情变得缓和下来,淡淡的说道:「还好,原来你是用了药物。我还以为是她的心灵控制出现问题了呢!」   看到吉里曼斯鼻青脸肿的五花脸,华柔在好笑之余,也感到暗暗心惊。   「不过,也算你有眼无珠,她可是我们暗黑一族中千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女人,你这种药物怎么可能摆得平她呢?你没有被她打死,已经是非常幸运了。」又说了两句,华柔才飘然离开。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绝不要再打她的主意,不然的话,就算你是拥有特权的外务长老,我也只好动用圣殿之法来处分你了!」   华柔的话从走道飘入吉里曼斯的耳中,他几乎是爆发性地喊出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办法打女人的主意吗?她把我的……」   狠狠发洩了两句,占里曼斯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马上找高手医治,说不定还有办法可以恢复被损毁的经脉。不然的话,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再不能享受女人,这简直是生不如死啊!   一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地离开,暗中派人四处寻找名医良方。   古里曼斯没有说出完全真实的情况,华柔也无法推断出来,使得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实际上这个时候,玉珠的心里已经出现了细微的变化。虽然华柔马上重新用「暗月之面具」的黑暗神力遮蔽了玉珠的心神,可是这次的一丝亮光却留在了玉珠的内心深处,让玉珠的心中不时闪过往日的片断,让她可以苦思她心中那些模糊不清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华柔对「暗月之面具」的力量太有信心的缘故,毕竟这面具是由天神月亲手秘製的绝世神器,它能够将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黑暗面全部激发出来,从而形成对其心灵的控制。所以,像玉珠这样的超凡高手也不能倖免。   但这一次,吉里曼斯用他偷偷学到的手法引发「暗月之面具」上的力量,想控制玉珠的心神,反而触发了玉珠心中的天神契约,使得暗黑魔神之力在玉珠被控制的心灵中挖出了一个缺口。   一连几天宫廷会议,吉里曼斯的缺席引起了不少人的疑问,这位左宰大人居然在这样的时候生病了,而且还不见任何的外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想法自然而然出现在大臣们的心中。   身为吉里曼斯最大的对手,尤那亚更是大为不解,这一段时间吉里曼斯针对自己的各种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茶,不想紧锣密鼓之中他突然来这么一手,简直是奇兵突起。   尤那亚综合了手头上的各种情报,也推断不出吉里曼斯用这一招的原因,因此,他只有告诫自己提高警觉,绝不能让吉里曼斯的奸计得逞。   交待完手下好好注意吉里曼斯一伙的事项,尤那亚望向一边的手下,后者马上会意地稟报:「殿下,青州的消息到了,可是……」   他神色中轻微的迟疑,自然逃不过尤那亚锐利的眼神:「到底是什么事情?」   「公主殿下现在天天和叶天龙在一起,他们……」说到这里,这个手下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主人神情突然发生变化。   尤那亚的神色一变,眼中爆出骇人的光芒,半晌之后,才喃喃地说道:「她真的去找叶天龙了,那个混蛋到底有什么地方好啊……」   站在尤那亚前面的几个手下连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的等候着。尤那亚突然歎了一口气,挥手将他们打发下去,一个人陷入沉思之中。   「我们的客人在做什么啊?」叶天龙舒服地坐在椅子上,神情十分轻鬆。   坐在他对面的绿芙蓉也是相当的轻鬆,含笑说道:「他们忙得要命啊!到处收集情报,打听将军您的表现。」   「哈哈。」叶天龙不禁大笑了一声:「那他们的收穫一定非常多吧?」   「是啊!」绿芙蓉点点头,十分正经地说道:「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大家尽力满足对方的要求,把将军大人您的好事情都洩露给他们了。」   「等等。」叶天龙一愣:「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啊?」   「嘻嘻,我看将军大人不是想让他们知道您吗?」绿芙蓉展颜一笑:「反正是免费的宣传,乾脆就多宣传一些。」   「你、你……」叶天龙不禁为之气结,看着这个成熟美妇人坏坏的笑容,他一下子站起来,将脸移到绿芙蓉的面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她:「你这样做,也太给我面子了吧?」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叶天龙的脸,绿芙蓉顿时感到有些心慌意乱,她的嘴巴张了两下,突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看到这个老是让自己头大的女人出现慌乱的神情,叶天龙不禁大为快意。因为绿芙蓉夫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他们执掌天龙密谍也十分有成效,所以,就算绿芙蓉经常做一些让自己啼笑皆非的事情,叶天龙也拿她没有办法。   「我还要去招待我们的客人,你可要好好安排,一定要让他们满意而归!」   看了一会儿这难得一见的场面,叶天龙才大笑着走了出去,留下了绿芙蓉神色颇为複杂的坐在那里,半晌才意态懒散的站起来。   来自艾司尼亚的钦差大臣米书兰这几天在青州可是受到了叶天龙的热烈欢迎,他被安排在青州城中景色最好的虹园。一连五天,叶天龙都是大摆酒宴款待他和他的随员,歌舞宴乐,极尽奢华,这样的待遇让米书兰自然是满意极了。   到了第六天,米书兰才开始忙着会见青州的各级官员,而此时叶天龙也不去打扰他的活动,因为皇帝赏赐的五个美女已经由米书兰正式送到他的府上。   叶天龙心中很明白,安德列三世这个时候赏赐给自己美女,暗含着试探自己的味道,因为自己以前是以好色出名的,现在如果真的如传闻所说的,自己是什么神龙出世,那么表现在举止行动方面一定会很大变化的,至少和以前的作风有所不同。   而他也知道钦差大臣米书兰之所以带了大批的人手过来,其实也是为了方便从各种渠道来调查自己,双管齐下,皇帝的心思不可不谓慎密。不过,他对于自己这个地下的岳父大人居然用这样的办法是暗暗感到不解。   五个美女被送到天龙府后,自然是身为天龙府女主人的于凤舞出面接受她们的拜见,而龙灵儿就站在她的身边,这样,就可以由她们两个人对这五个美女进行一番暗地里的观察,然后提供意见给叶天龙。   由于是皇帝的赏赐,叶天龙除了照单收下之外,是没有第二个选择的,根据法斯特帝国的规定,皇帝陛下的赏赐是至高无上的,绝不能转送他人。   第一眼看到这五个美女,让叶天龙特别注意的就有两个特别出色的美女,一个名叫香雪,另外一个名叫青莲,她们都有相当不俗的身手,站在眼前所传达出来的那种气势和姿态显出她们都受过非常好的训练。这是一种奇妙的六识灵觉,随着叶天龙在这段时间里的修为渐渐增强而逐步提高。   而他的感觉也得到了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的印证,拥有「心灵之眼」的她们一见面就已经察觉出这两个美女的心中都怀有各自的打算。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香雪,一个娇媚温柔的女子,她的肌肤洁白如雪,白得闪光,白得近乎透明,越发显出她的清纯秀美。   「奴婢香雪见过将军大人!」香雪款款下拜,跪在地上向叶天龙行礼道。她的声音虽然轻柔细微,但叶天龙却是听得十分清楚真切,他在心中暗暗点头,这样的技巧也说明了她的言谈举止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香雪,好名字。」叶天龙微微点头,讚道:「果然是像雪一样,很白,很美,很洁净啊!」   「将军大人夸奖了。」香雪柔柔地说道,脸上也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感激之情。   望着眼前这个光彩照人,妩媚而不妖艳的美女,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微微歎息了一声,如果单单从外表来看,绝对是看不出她居然是那个死胖子吉里曼斯派来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个耳目。   「你会些什么?」叶天龙放下自己心中的感慨,柔声问道。   「奴婢歌舞弹唱,琴棋书画,无一不会。」香雪的回答让叶天龙并不感到意外,这个美女没有一定的实力,是不可能被派到自己身边的。   「那你先唱一曲让我听听吧!」听到叶天龙的话,一边的侍女很快抱来一张琴。   「奴婢献丑了。」香雪行礼后,开始在琴台前坐下。   琴声有如清泉流过石头,如碎雨打着芭蕉,让人的心神为之一振,而随后从她口中流出的歌声则有如清越的银铃般悦耳动听,好似林中的黄莺在鸣唱。   一曲终了,余音缭绕,叶天龙鼓掌讚道:「香雪姑娘的造诣真是出神人化,令人歎为观止啊!」   虽然得到叶天龙的称讚,但香雪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她看出叶天龙并没有真的为自己的演艺所动,这让她不免感到有些不服,难道叶天龙听过比自己还要好的表演吗?   想到这里,香雪不由得望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青莲,只见她正抱着琵琶,出于一种女人的直觉,香雪知道这个体态娇弱不胜的美女并不像她的外表给人的感觉。   知道不应该胡思乱想,但她还是忍不住暗中想道:「难道她会做得比我好吗?」   不动声色地把香雪这些细微的表现一一看在眼中,叶天龙不觉暗暗一笑,然后将视线也转过来,仔细打量这个叫青莲的女子,只见她确是粉艳如青荷捧托,碧水映照中的一朵莲花,再听她那娇滴滴的歌喉和婉转的琵琶声,似乎让叶天龙领略尽了湖光山色的明媚。   想到这样的一个女子也是身负机密,而且据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的观察,青莲是受到尤那亚的派遣,这也让叶天龙实在感到有些遗憾。   如果她们没有领受这样的任务,自己一定会非常喜欢身边多几个这样有才艺的美女,而现在这样的两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就像是在自己的身边养着两条可怕的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露出牙齿来咬自己一口。   想到其中的那种惊险刺激,叶天龙的心中蓦然一热,暗暗思忖道:「好吧,就让我们斗斗看!我就不信还对付不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