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情侣av偷拍视频_用快播怎么看av_在线av视频 撸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舅妈的奶头
 

    舅妈的奶头

    时间:2018-05-15 大学来北部唸书的时候,才住了一年学校宿舍,就被迫要到外面租屋。本来要和同学一起找房子,但受到舅舅的邀请和金钱的考量,决定搬进舅舅家住。 舅家是普通公寓5、6楼,6楼是加盖的,面积颇小,他们当作客房和仓库在用,那时我就一个人住那一层。 舅舅是上班族,舅妈是家管,听说她生了小孩就没在工作了,反正他们家不缺钱。二个小孩,大的女生读国二,小的男生读国一。 那时候舅妈35~40岁,我问过她,但她没说死。第一次看过她是他们结婚的时候,那时我还在唸小学。之后的几次接触,认识到她是很有礼貌,很贤淑的一位女性,但对她的外表没太大感觉,就是蛮普通的一位阿姨吧。 在舅家住了个把月,我渐渐发现舅妈还蛮有女人味的。挺会打扮不说,虽然个子有点小,但看腿就知道她身材蛮好,她的腿是不用穿丝袜也能带出门的那种。 但我真正对她有感觉,是发生在我和女友分手以后。那时我翘了一整天课,她来楼上发现我没去上学,就要关心我一下。当下我也很想找人吐苦水,就和舅妈聊起女友的事。她真的很会聊天,本来是我要发洩,但多半都是在听她开示。后来我说我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她就握住我的手,叫我不要那么傻,天涯何处无芳草云云,然后硬是带我出去吃了一顿好料。我想我们之间的改变,就在那次的握手之后吧。 之后舅妈就经常主动关心我,人在学校也会打电话来,找我陪她吃中饭。有时候我也翘掉下午的课,和她逛街看电影。有一次在百货公司,某个部门的来和我们推销产品,问我们是不是姐弟(大概年纪明显不像情侣),她就说对呀,我当下心想舅妈脸皮还真厚,不过看得出来,她那一整天都很高兴。 我们之间的关係愈来愈暧昧,有时候她会要我帮她戴耳环,我闻到她耳际的髮香,老二早就翘得半天高。有时候我会问她要不要按摩,她也不拒绝,我也是边翘老二边帮她按肩膀。有时候骑机车载她,她会装作坐不稳,问我可不可以用抱的,我镇定地说好,但老二又翘起来了。 一直到那天,我藉故呆在家里看电视,她穿着一件洋装,,被我发现她竟然没穿内衣!其实之前有一次我也看过她没穿内衣,但那时她是穿t裇。像这种洋装不搭内衣,我觉得真得很故意,当下就大着胆子,和她说奶头都被人看光了,要她出门不要这样穿。她很委曲地说她知道,但因为天气热她才这样穿的,说完就跑回房间闭关。 那时候看她很久没出来,还蛮怕她生气了。半小时候她出来,已经是穿好内衣了。她东摸摸西摸摸一阵子后,坐到我旁边,沈默一会儿,才问我刚才为什么对她没大没小,好像她是发浪才那样穿的。我当然立刻解释,说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怕她出去吃亏,要她小心一点,在家被我看到没关係,因为我是好人。她又笑骂了一会儿,但因为话题太尴尬,我们就不聊了只看电视。 电影看到一半,她就假寐靠在我肩膀,我心里那个天人交战,真的是坐立不安。这一天我不是没预想过,只是事到临头,所有的顾虑又冒出来牵绊着我。 忍了几分钟,转头看看舅妈,看得好清楚:眼角的一丝丝皱纹,脸上扑了一层薄粉,鼻头上还有一些小粉刺。我深吸了一口气,那个髮香,那种熟女的味道,和小女生真的不一样,有一种勾人魂魄的感觉。 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腿上把玩,小声说:「舅妈妳的手好嫩喔。」她没反应。我又将手穿过她背后,小心翼翼地搂住她的腰,那个手上的热度,那种触手的肉感,我咕哝一声,轻轻的捏了一下,她没反应。 我又小声喊了一下:「舅妈?要不要我帮妳按摩?」她仍然没反应。我便大胆用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抚摸,那个滑嫩喔,现在想到老二又硬了。按了一阵子,手指愈来愈靠近裙襬,毫不费力地从底下钻进,心里却碰碰的跳,突然舅妈抓住我的手,问我干麻?我一时语塞,只好说:「舅妈妳好美。」她说:「有吗?你不可以这样喔,我是你舅妈。」脸却凑得老近,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盯得我心里发麻。 我心怯了:「舅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说:「知道就好。」伸了个懒腰,又说:「我好睏,借我靠一下。」说完又头靠肩膀睡起来了,手却抓着我的双手不放。我心想:「这个女人是怎样?摆明在诱惑又不让我摸,搞得我好乱。」 我就这么呆坐了几分钟,把心一横,手又穿过她背后搂着,另一只手则摸上她的脸,玩弄她的耳垂。她用手来拨,我又玩她的眉毛,头髮。她呢喃着:「不要吵。」我说:「舅妈,我可不可以亲妳,一下下就好。」她没反应,我就转头要亲,但那姿势太难亲了,只能亲亲她的额头,想再亲嘴,那是脖子扭断了也亲不到。 我只好无奈说:「舅妈,妳这样我很难亲,脖子都快断了。」她才起来笑说:「我又没说让你亲,脖子断了是你自找的。」 我说:「舅妈,那可不可以让我抱一下?」她笑说:「不行,要抱你自己抱。」说完就进房睡觉了,剩我一人呆在那儿,觉得无趣就闪人了。 那天发生亲密事件以后,我有点想躲避舅妈。一来是我对不起舅舅,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厌恶,二来是不知道舅妈的想法,觉得暂时不要见面,彼此冷静一下比较好。 那一个礼拜,我都蛮晚才回家,回去以后也是待在在顶楼。舅妈也没再打电话找我,我们几乎没见到面。 直到有一天,收到了舅妈的简讯:「小武(我叫金诚武),怎么这么多天没看到你,是不是在躲舅妈?」 我回传:「没有啊,最近学校比较忙,所以比较晚回去。」 她又传来:「今天中午有空吗?舅妈请你吃饭。」 我回:「我等等要和同学一起吃耶,下次吧,抱歉。」 她回传:「喔,知道了。」 我心里暗暗知道舅妈按奈不住,在想我了,当晚计较已定,隔天翘掉早课,待在房里睡大头觉。果然十点左右舅妈上来巡房,发现我在家(她直接进房间),小惊了一下,问我怎么没上课,我说有点不舒服,今天请假。她喔了一声就走了,我心里暗叹一声:怎么和我的剧本不太一样。 12点她又上来,问我要不要吃饭?我说不想吃,她就坐在床边,摸摸我的头,说:「没发烧啊,哪里不舒服?」 我支唔说:「我胸很闷。」她奇道:「是喔,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说:「不用啦!妳不要管我,我愈看到妳胸口就愈痛。」她当场愣住,默默的走了。 我暗暗得意刚才的完美表现,要等她回来对我真情告白,但事与愿违,那天她再也没出现过,我才后悔这招实在太烂了,之后我们又过着避不见面的日子。 终于又是舅妈传了简讯给我:「小武,下午有空吗?可不可以帮舅妈载东西?(她对我 的课表颇熟)」 我回:「嗯….有空啊,妳要载什么?」 「我要去卖场买东西,你和我一起去好了。」 我们就约好一起去。舅妈又是打扮得很漂亮,穿着她的小洋装,我还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水味。一路话家常,没什么特别。买完回到家后,我就回房间了,她上来敲门,让她进来后,聊了些家常会话,她问:「现在看到舅妈还会不舒服吗?」我说:「会啊。」 当时我坐在床沿,她就站起来轻轻抱着我的头,说:「那这样有没有舒服一点?」顿时我心花怒放,知道舅妈要解开锁了。我感动的搂住舅妈,脸埋进她的小腹,拼命地吸着她身上的体香。一会儿我也站起来,把她紧紧地搂抱住,真的抱得很紧,这几天我憋得够了,愈抱我就愈舒坦,抱得我都都快哭了。 大概真的抱太紧,每一用力,舅妈就发出一声呻吟。应该有超过十分钟吧,她摸着我的头,埋怨我抱太大力,我才鬆手,和她深情对望。她笑说:「舒服了吗?」我笑笑不语,反问:「可以亲妳吗?」舅妈嗯了一声,就把眼睛闭起来。 我没有立刻亲上去,先吻了她额头,再用鼻子在她脸上磨蹭一番,闻着好像是粉扑的香味。又磨到她鼻口处,呼吸着她的呼吸,呜哇….那真的是气吐兰香,比香水还好闻上百十倍。 终于受不了,和舅妈热吻起来。我的舌头在她家里搅得天翻地覆,她则没什么来我家,只是常常吸吮自己家的客人。我也学她吸舌头,但感觉普普,还是喜欢舔来舔去,最好和她对磨,舌苔与舌苔互相磨的一乾二净,等到亲得爽了,口腔也变乾净了。 嘴上忙碌,其他地方也没闲着。我仍然死命地抱着舅妈,下身翘的老高,偷偷地在她身上蹭着,双手则是在背上和腰间摸来摸去,最后停在舅妈的屁股上,用力的抓着,那触感入手之美妙,老实说比接吻还爽。 亲到有点腻了,我滑过她的嘴角,转攻向白晰的颈间,又返上亲向耳际,吸咬她冰凉且弹嫩的耳垂,再将舌尖钻向耳内,她啊地一下就闪开,大概这招太刺激了。 我问:「妳不喜欢这样吗?」舅妈说:「太敏感了会受不了,帮你你试试看。」说完便也来含我的耳朵,钻舔着我天天都保持乾净的耳道。果然很舒服,我享受着舅妈的服侍,她看我不怕,玩了一会儿就不玩了。 我做势要解开她胸前的扣子,她阻止我说:「你想清楚了?」我点点头,她便让我解开。慢慢脱下舅妈的洋装,里面是一套紫色的内衣裤,样式有点落伍,但是没关係。我也让舅妈帮我把衣服脱了,二个人都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 舅妈的身材真的好,胸部虽然不大,但皮肤很白,显得胸部看起来很软嫩。腰际则是带点小肉,但我喜欢,这样才好捏。最吸引我的还是腿,先前她裙子太长,我摸不到,这时我让舅妈躺下,第一个就是摸上她的腿,摸了一阵子,才觉得这里不是好所在,便肉搭肉的再次和舅妈拥吻。 隔着衣服抱,和肉贴肉的抱,又是二种不同的美好,穿衣服抱的时候会心痒难耐,没了衣物的隔阖,虽然爽快却没了那种麻痒,要我选嘛,还是没穿的好。手找了空隙在她胸罩上揉了揉,不知道是哪家的水饺垫,还挺好揉的,毫无违和感。我又伸手到她背后,要解开胸罩,但老弄不开,还掐到她的肉,痛叫了一声。我拍谢了一下,只好用二只手去解开。 一对白嫩的椒乳在我眼前展开,我轻轻讚了一声:「好小。」舅妈气的用手遮住,说:「小你就不要看。」我说:「可是好美。」拉开她的手再仔细瞧着,这时才看清楚她的奶头,怎么会这么大,就像二粒黑枣般大小,我有点吓到:「舅妈,妳的奶头怎么这么大….」她又有点生气了:「餵母乳的都会这样。」我说:「是喔?那我喝喝看。」 说罢便含住舅妈的奶头,有点硬梆梆的,吸也不是,舔也不是,因为舅妈好像都没感觉。我只好放弃这二颗黑枣,也暗暗决定晚点儿要上网查查这种特异现象是不是很普及。舅妈的胸部真的很软,和我想像中的熟女不同,我不禁怀疑天下所有女性的胸部都是软的。小B的大小,一手掌握绰绰有余,但小奶不耐玩,我又有点害怕那二颗黑枣,摸了一阵子便转向舅妈的三角地带。 我先是在她内裤上亲着嗅着,一股腥骚味传来,原来舅妈老早就兴奋了。我迫不及待地扒下她的内裤,嗯….很普通的小妹妹,黑黑皱皱的,和前女友比起来,多了一份沧桑感。当下不及详看,便埋头帮舅妈服务起来。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女生下面的味道,但为了讨好舅妈,硬是舔了几分钟,随后想用手指代替,却被舅妈阻止,说她不喜欢用手。敢情她是不知道我霹雳金手指的厉害,不过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把自己内裤也脱了之后,拿出我新买不久的保险套。不知道是买错尺寸还是怎样,套套卡在香菇头蒂处,拉不下来,还是舅妈老练,帮我穿戴整齐了。 我们先用正常体位交媾了一阵子,我能感受到舅妈不停的在收缩阴壁,这让我很感动,她是如此努力的想要让我感受刺激。我也用快速抽插来回报她,边插她还边说,要我想像她是林志玲,这样我才会兴奋。我笑笑说:「妳怎么那么傻,我就是看着妳才会兴奋。」 舅妈很含蓄,看她喘得很厉害,却没有叫出半点声音,我有点担心是否自己不给力,问她怎没出声,她说是怕邻居听到,但自己想想也不太可能,这才渐渐的叫出了声音。不过还是我叫的比较大声,我爽故我叫。 之后换了女上男下的体位,那对乳房啊,躺的时候还乖乖的,一立起来就开始晃啊晃,我看这样不行,忙伸手将它们稳住。有时候又用手比V字,夹住二颗黑枣,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我愈看这二个小伙子愈可爱,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舅妈则是摇的厉害,让我见识到熟女的非凡之处。她可以上身不动,下身如同马达一般,摇得是那样频繁又那般的好看,我看了都傻眼了。 舅妈在上面工作了好一会儿才结束,我问她摇那么大力,有没有舒服?她说她刚刚高潮了二次,我才有点儿欣慰。 之后又用了老汉推车式,再又转回正常体位,搞了半个多小时吧,舅妈叫我快点射,她想尿尿….我听到傻了,难道熟女都这样,自己爽完就不顾对方死活了?当下真的有点气舅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奋力加速冲刺,逼自己提早下班,终于在舅妈边上厕所边当观众下,我在她旁边用手打了出来,还顺便用连蓬头沖洗乾净。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舅妈发生性关係,往后日子里,我们虽然还会有亲密的举动,但舅妈就是不再让我来了。渐渐的,我们的关係趋于正常,一直到现在,我和舅妈都还是好朋友。